不同人種對食鹽攝入量有差異:我們沒有必要按西方人的標準食用

不同人種對食鹽攝入量有差異:我們沒有必要按西方人的標準食用

如今,我們會經常聽到老人說:鹽少放,吃清淡點,甚至有人吃飯不加鹽,你自己在潛意識裡,也可能會覺得,吃鹽多了不大好。有的人還會拿出世界衛生組織和國內一些營養專家建議以資作證。

食鹽的每日攝入量應控制在5克以下;國內一些營養專家建議我國人民近期攝入量應控制在10克以下;一般人認為,一位體重為70千克的成年人,以每天攝入6~10克以下;一般認為,一位體重為70千克的成年人,以每天攝入6~10克為宜。

鹽是我們人最離不開的一樣東西,不管是為了口感,還是為了身體,每天鹽的一定數量是肯定需要的。那麼世界衛生組織的是否可信呢?

一、食鹽在不同人種生活中的體現
我們都知道,黃種人所建構的民族傾向於食用口味偏鹹的食品,白種人建構的民族則傾向於食用口味較淡的食品,而且特別喜歡甜食,以至於不論在古代還是今天,歐洲各民族在日常飲食中蜂蜜和糖總是佔據著突出的地位。而東亞各民族在日常飲食中,大多嗜好於含鹽量較高的食物,以至於中國古代王朝,都以鹽作為稅收,只要控制了鹽的專賣,就可穩定稅收。

因而從漢代起,就有《鹽鐵論》這樣的專書問世。中國的漢族居民、韓國的高麗人、日本的大和民族都喜歡吃偏鹹的泡菜,日常食品的含鹽量也普遍偏高。

歐洲的俄羅斯人和保加利亞人,儘管也把食鹽作為重要的禮品使用於禮儀之中,似乎對鹽的地位看得很重,但到真正食用時,食品中含鹽量極低,趨向於添加大量的糖和蜜。

波蘭人和法蘭西人都是腌制鹹肉的高手,但直接測量他們加工品含鹽量後,可以發現其含鹽量都低於中國腌肉和香腸。更值得注意的是,這兩個民族在食用腌肉時,都要先用清水浸泡脫鹽後再食用。

更誇張的實例是,葡萄牙廚師在處理腌制的鮭魚時,規範的烹調操作竟然要將其一連浸泡半個月,每天更換5次清水,總計要更換75次清水,將一條腌得像一根木棒一樣僵硬的鮭魚,浸泡得一點鹽分也不剩,魚肉呈現為鮮嫩的粉紅色時,才算達到了脫鹽的目標,也才能烹調成美味的食品。菜譜上雖然稱其為咸鮭魚、鹽鮭魚,但事實上吃的卻是幾乎沒有鹽的鮭魚。

二、食鹽在文化中的定位,不同的人種間存在著很大的差異
近代的歐洲醫學專家研究表明,長期食用含鹽較高的食物,會導致心血管疾病發病比例的增加。結論一出,歐美白色人種各民族,立即蜂起響應,並蔚然成風,所有的人都拚命追求淡食。

然而,有趣的是,在中國發生了戲劇性的例外。中國人的正常飲食習慣,正常用鹽量平均比歐洲人高3- 5倍,但中國人患心血管疾病的比例並沒有明顯高於歐美白種人各民族。而且在中國的正常食譜和故事傳說中,食鹽都被視為調味的關鍵佐料。類似的情況,在日本、韓國文學作品中也可以看到。我國的藏族居民,每個人每天要飲用3- 5升含有大量食鹽的酥油茶,他們的心血管疾病也沒有明顯的上升。

可見,在黃種人所構成的民族中,食鹽在文化中的定位與白種人構成的民族截然不同,這顯然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應當做出科學的證明。

三、不同人種,為何會對食鹽的攝入量存在明顯的差異
當代體質人類學研究開始注意到,白種人體表的汗腺數量僅及黃種人的1/5,而且汗腺毛孔較為粗大,所分泌的汗液也要比黃種人濃稠。

現代醫學研究亦證明,人類和其他普通動物一樣,食用的食鹽都是通過排尿和排汗加以調節,體內的含鹽量始終能保持平衡。

既然黃種人的汗腺數量成倍地高於白種人,這至少可以說明黃種人調節體內鹽平衡的渠道比白種人多而廣,多攝入一點食鹽,不愁排泄不暢而導致體內鹽平衡紊亂。而白種人,一旦攝入的鹽較多,就必須大量喝水,頻繁排尿,才能勉強維持體內的鹽分平衡。

但頻繁排尿會導致人際禮儀的失范,在文化建構中,這會成為天生的壓力,因而白種人群組成的民族,其文化建構的最佳適應手段就只能是降低食鹽攝入量,而主要以甜味佐料代替食鹽作為調味劑。白色人種各民族普遍尚好淡食的原因由此而發生。基於同樣原因,黃種人構成的民族口味偏重,並因其體質特徵的支持作用使這一文化要素得以在這些民族中普遍推廣。